QQ咨詢聯系可園律師

房綠容律師

一、知識產權法律事務(訴訟、申請);

二、毒品犯罪、經濟類犯罪等刑事辯護;

三、合同(含勞動合同)糾紛及企業法律顧問;

四、婚姻繼承方面法律事務(調查、訴訟);

五、機關、企業法律實務內訓;

六、協助企業建立企業風險防范機制;

七、代理工傷、交通事故等民事法律事務。

(注:為了當事人利益,只辦理有特長和經驗法律事務)

當前位置: 主頁 > 法律法規 >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侵害未成年人權益被撤銷監護人資格典型案例
時間:2016-06-02 07:25 來源:未知 作者:東莞律師 點擊:
【法規標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侵害未成年人權益被撤銷監護人資格典型案例
【頒布單位】最高人民法院
【發文字號】
【頒布時間】2016-5-31
【失效時間】
【法規來源】人民法院報2016年6月1日第03版
 
【全文】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侵害未成年人權益被撤銷監護人資格典型案例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侵害未成年人權益 被撤銷監護人資格典型案例
 
 
一、林某某被撤銷監護人資格案 
 
【基本案情】
 
福建省仙游縣榜頭鎮梧店村村民林某某(女)多次使用菜刀割傷年僅9歲的親生兒子小龍(化名)的后背、雙臂,用火鉗鞭打小龍的雙腿,并經常讓小龍挨餓。自2013年8月始,當地鎮政府、村委會干部及派出所民警多次對林某某進行批評教育,但林某某拒不悔改。2014年1月,共青團莆田市委、市婦聯等部門聯合對林某某進行勸解教育,林某某書面保證不再毆打小龍,但其后林某某依然我行我素。同年5月29日凌晨,林某某再次用菜刀割傷小龍的后背、雙臂。為此,仙游縣公安局對林某某處以行政拘留十五日并處罰款人民幣1000元。6月13日,申請人仙游縣榜頭鎮梧店村民委員會以被申請人林某某長期對小龍的虐待行為已嚴重影響小龍的身心健康為由,向法院請求依法撤銷林某某對小龍的監護人資格,指定梧店村民委員會作為小龍的監護人。在法院審理期間,法院征求小龍的意見,其表示不愿意隨林某某共同生活。
 
【裁判結果】
 
福建省仙游縣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監護人應當履行監護職責,保護被監護人的身體健康、照顧被監護人的生活,對被監護人進行管理和教育,履行相應的監護職責。被申請人林某某作為小龍的監護人,未采取正確的方法對小龍進行教育引導,而是采取打罵等手段對小龍長期虐待,經有關單位教育后仍拒不悔改,再次用菜刀割傷小龍,其行為已經嚴重損害小龍的身心健康,故其不宜再擔任小龍的監護人。依照民法及未成年人保護法的有關規定,撤銷被申請人林某某對小龍的監護人資格;指定申請人仙游縣榜頭鎮梧店村民委員會擔任小龍的監護人。
 
【典型意義】
 
撤銷父母監護權是國家保護未成人合法權益的一項重要制度。父母作為未成年子女的法定監護人,若不履行監護職責,甚至對子女實施虐待、傷害或者其他侵害行為,再讓其擔任監護人將嚴重危害子女的身心健康。結合本案情況,仙游縣人民法院受理后,根據法律的有關規定,在沒有其他近親屬和朋友可以擔任監護人的情況下,按照最有利于被監護人成長的原則,指定當地村民委員會擔任小龍的監護人。本案宣判后,該院還主動與市、縣兩級團委、婦聯溝通,研究解決小龍的救助、安置等問題。考慮到由村民委員會直接履行監護職責存在一些具體困難,后在團委、民政部門及社會各方共同努力之下,最終將小龍妥善安置在SOS兒童村,切實維護小龍合法權益。本案為2015年1月1日開始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民政部《關于依法處理監護人侵害未成年人權益行為若干問題的意見》中有關有權申請撤銷監護人資格的主體及撤銷后的安置問題等規定的出臺,提供了實踐經驗,并對類似情況發生時,如何具體保護未成年人權益,提供了示范樣本。
 
二、邵某某、王某某被撤銷監護人資格案
 
【基本案情】
 
邵某某和王某某2004年生育一女,取名邵某。在邵某未滿兩周歲時,二人因家庭瑣事發生矛盾,邵某某獨自帶女兒回到原籍江蘇省徐州市銅山區大許鎮生活。在之后的生活中,邵某某長期毆打、虐待女兒邵某,致其頭部、臉部、四肢等多處嚴重創傷。2013年又因強奸、猥褻女兒邵某,于2014年10月10日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王某某自2006年后從未看望過邵某,亦未支付撫養費用。邵某某被采取刑事強制措施后,王某某及家人仍對女兒邵某不聞不問致其流離失所、生活無著。邵某因饑餓離家,被好心人士張某某收留。邵某某的父母早年去世,無兄弟姐妹。王某某肢體三級殘疾,其父母、弟、妹均明確表示不愿意撫養邵某。2015年1月銅山區民政局收到銅山區人民檢察院的檢察建議,于1月7日作為申請人向銅山區人民法院提起特別程序請求撤銷邵某某和王某某的監護人資格。
 
【裁判結果】
 
江蘇省徐州市銅山區人民法院判決:1.撤銷被申請人邵某某對邵某的監護權。2.撤銷被申請人王某某對邵某的監護權。3.指定徐州市銅山區民政局作為邵某的監護人。
 
【典型意義】
 
通過對該案的審判,確定了當父母拒不履行監護責任或者侵害被監護人合法權益時,民政局作為社會保障機構,有權申請撤銷父母的監護權,打破“虐童是家事”的陳舊觀念,使受到家庭成員傷害的未成年人也能夠得到司法救濟。在未成年人其他近親屬無力監護、不愿監護和不宜監護,臨時照料人監護能力又有限的情形下,判決民政局履行帶有國家義務性質的監護責任,指定其作為未成年人的監護人,對探索確立國家監護制度作出大膽嘗試。該案件審理中的創新做法:一、激活監護權撤銷制度使之具有可訴性,明確了民政部門等單位在“有關單位”之列,使撤銷監護權之訴具備了實際的可操作性;二、引入指定臨時照料人制度,案件受理后,為未成年人指定臨時照料人,既確保未成年人在案件審理過程中的生活穩定,也有利于作為受害人的未成年人表達意愿、參加庭審;三、引入社會觀護制度,案件審理中,法院委托婦聯、團委、青少年維權機構對受害未成年人進行觀護,了解未成年人受到侵害的程度、現在的生活狀態、親屬情況及另行指定監護人的人選等內容,給法院裁判提供參考;四、加強未成年人隱私保護,庭審中采用遠程視頻、背對鏡頭的方式讓邵某出庭,尋求受害女童隱私保護和充分表達意愿的平衡。對裁判文書進行編號,向當事人送達裁判文書時送達《未成年人隱私保護告知書》,告知不得擅自復印、傳播該文書。在審理終結后,對全部卷宗材料進行封存,最大限度保護受害人的隱私,確保其在另行指定監護人后能健康成長。
 
三、岳某某被撤銷監護人資格案
 
【基本案情】
 
申請人屈某某、張某某系屈某一之父母。屈某一與被申請人岳某某(女)婚后生育子女岳某一(姐)、岳某二(弟)。2007年,屈某一意外死亡,岳某某獨自離家未歸。多年來岳某一、岳某二與兩申請人(祖父母)一起生活。被申請人岳某某現已再婚。申請人屈某某、張某某申請撤銷岳某某對岳某一、岳某二的監護權,同時指定申請人屈某某、張某某為岳某一、岳某二的監護人,被申請人岳某某表示同意。
 
【裁判結果】
 
陜西省興平市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監護人應當履行監護職責,保護被監護人的人身、財產及其他合法權益。被申請人岳某某在其丈夫去世后,未履行對其子女岳某一、岳某二的撫養、照顧、教育、管理義務。現被申請人岳某某對申請人屈某某、張某某的申請表示同意,且岳某一、岳某二一直與申請人屈某某、張某某(祖父母)共同生活,由申請人撫養至今,故對兩申請人的主張予以支持。
 
【典型意義】
 
父母作為未成年人的法定監護人,應當履行法定監護職責。本案中,被申請人作為未成年人的母親,長期不履行對于子女的監護職責,而由未成年人的祖父母實際進行撫養、照顧等監護義務。將監護人變更為未成年人的祖父母,不但符合實際的監護情況,也符合包括被申請人在內的各方利害關系人的意愿,符合未成年人保護的立法意旨。實踐中,祖父母撫養孫子女等留守兒童的現象日益普遍,在作為法定監護人的父母不履行或者不能履行監護職責的情況下,賦予祖父母監護人身份,有利于穩定家庭關系及社會秩序,促進未成年人權益保障,這也是本案的典型意義所在。 
 
四、徐某被撤銷監護人資格案
 
【基本案情】
 
徐某某出生于2010年2月21日,出生后被遺棄在江蘇省常州市武進區某寺廟門外,由該寺廟出家人釋某抱回寺內。因徐某某需落戶口,釋某年紀較大,不符合收養要求。2011年12月29日,徐某某由寺廟出家人徐某收養,并辦理了收養登記手續。徐某某先由徐某的妹妹、妹夫代養,后又送回該寺廟撫養,由徐某及寺內其他人員共同照顧。2014年9月25日,徐某某被送至常州市兒童福利院,寺廟支付了保育教育費、寄養兒童伙食費等費用共計19480元。徐某某被送至常州市兒童福利院后,徐某未探望過徐某某,亦未支付過徐某某的相關費用。徐某某患有腦裂畸形,至今未治愈。
 
【裁判結果】
 
江蘇省常州市天寧區人民法院認為,監護人不履行監護職責或者侵害被監護人的合法權益的,應當承擔責任,人民法院可以根據有關人員或者有關單位的申請,撤銷監護人的資格。徐某某生父母不詳,且患有腦裂畸形疾病。2014年9月25日,徐某某由某寺廟送至常州市兒童福利院撫養至今,期間徐某長期不履行監護職責,庭審中亦明確表示其不具備撫養、監護徐某某的能力。申請人常州市兒童福利院愿意擔任徐某某的監護人,并已自2014年9月25日起實際履行了監護職責。故申請人常州市兒童福利院申請撤銷被申請人徐某的監護資格,由申請人擔任徐某某的監護人,符合法律規定,應當予以支持。判決:一、撤銷被申請人徐某對徐某某的監護人資格。二、指定常州市兒童福利院為徐某某的監護人。該判決為終審判決,現已生效。
 
【典型意義】
 
本案是一起撤銷因收養關系形成的監護權案件。不履行監護職責的消極不作為行為,導致未成年人身心健康受到侵害的行為,亦應認定為監護侵害行為。徐某與徐某某通過收養關系成為其監護人,但實際上徐某某一直由多人輪流撫養,徐某某患有腦裂畸形,因徐某怠于行使監護職責,無法進行手術醫治,已嚴重影響了徐某某的健康成長,在徐某某被送至常州市兒童福利院后,徐某未探望過徐某某,亦未支付過相關費用,其不履行監護職責的行為構成對徐某某的侵害。徐某某年僅五歲,且患有腦裂畸形疾病,無法主動維護其自身權益,其是一名棄嬰,無法查明其親生父母及近親屬的情況。常州市兒童福利院作為民政部門設立的未成年人救助保護機構,對徐某某進行了撫養、照顧,實際承擔了監護職責,由其作為申請人提出申請符合法律規定,體現了國家監護制度對于未成年人監護權益的補充和保障,指定其作為徐某某的監護人,也符合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的原則和本案的實際情況。
 
五、耿某某、馬某被撤銷監護人資格案
 
【基本案情】
 
被申請人耿某某、馬某系同居關系,雙方于2007年4月生育兒子耿某一。馬某有智力殘疾,耿某某經常因為家庭瑣事毆打耿某一,給耿某一造成了嚴重的身體和精神上的傷害。耿某某也經常毆打馬某,致使馬某離家出走,下落不明。公安機關在調查耿某一被毆打時,耿某某也離家出走,下落不明。耿某一的祖父、祖母均已去世,耿某一的外祖父、外祖母已經離婚,與其外祖母已無聯系,其外祖父無正式工作,體弱多病無力作為監護人承擔監護責任。由于父母均出走,耿某一獨自一人在家,社區居委會、黑龍江省鶴崗市興山區團委及鶴崗市團委為了保護未成年人的合法權益,將耿某一送至鶴崗市流浪乞討人員救助站即鶴崗市未成年人社會保護中心。為了保護耿某一的人身安全,鶴崗市流浪乞討人員救助站作為申請人,向鶴崗市興山區人民法院起訴要求撤銷耿某某、馬某的監護權。
 
【裁判結果】
 
黑龍江省鶴崗市興山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耿某某經常毆打耿某一,給其造成了嚴重的身體及精神傷害,其已經不能繼續承擔監護責任。馬某雖是耿某一的母親,但是其作為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無獨立生活能力,也無力繼續承擔監護責任。耿某一的其他近親屬均無力作為耿某一的監護人。興山法院依照法律規定,對此案進行了缺席審理,判決撤銷了被申請人耿某某、馬某的監護人資格。指定鶴崗市民政局作為耿某一的監護人,由鶴崗市民政局所屬的鶴崗市兒童福利院承擔對耿某一的監護職責。
 
【典型意義】
 
本案是一起撤銷監護權的典型案例。雖然我國法律對撤銷監護權作了規定,但是在現實生活中撤銷監護權的案件卻非常少。本案在審理中的最大亮點就是為了讓未成年人的利益最大化,在依法指定民政局擔任監護人的同時,由民政局所屬的兒童福利院承擔了監護職責。現階段我國的兒童福利院受到了國家的高度重視,其居住、教育設施、人員配備較為完善,這樣的生活、教育環境更有利于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長,同時也解決了剝奪監護權后未成年人的生活和教育問題。
 
六、何某某被撤銷監護人資格案
 
【基本案情】
 
被申請人何某某系葉某某的前夫、被監護人何某一的父親。何某某與葉某某無其他子女,雙方離婚時協議何某一由葉某某撫養。何某一的外祖母已死亡。申請人葉某一系何某一的舅舅。 2015年4月25日19時許,被申請人何某某前往葉某某家,將葉某某父親和葉某某捅死,將何某一捅傷。2015年9月26日,何某一戶籍地所在村委會出具證明,認為由申請人葉某一作為何某某的監護人有利于何某一成長。法院于2014年10月24日征詢何某一的意見,其同意由申請人葉某一作為其監護人。
 
【裁判結果】
 
浙江省樂清市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監護人應履行對被監護人的監護職責,暴力傷害被監護人,嚴重損害被監護人身心健康的,法院可以判決撤銷其監護人資格。本案中,被申請人何某某捅死何某一的外祖父和母親,并捅傷何某一,嚴重損害了何某一的身心健康,申請人葉某一作為何某一的舅舅申請撤銷何某某的監護資格,應予以支持,由申請人葉某一擔任何某一的監護人更有利于何某一走出心理陰影、健康成長。依照法律相關規定,判決撤銷被申請人何某某監護人資格,指定申請人葉某一作為何某一的監護人。該判決現已發生法律效力。
 
【典型意義】
 
本案是一起父親故意傷害子女而被撤銷監護權的典型案例。父母作為子女的法定監護人,本應保護被監護人的身體健康,照顧被監護人的生活,被申請人何某某卻將被監護人何某一捅成重傷(二級),令人扼腕。法院依照有關法律規定,撤銷被申請人何某某某作為何某一監護人的資格,充分保障了未成年人的合法權益。審理過程中,對于指定何人為何某一的監護人,法院充分考慮了何某一本人的意愿和其戶籍地所在村委會的意見,從有利于何某一走出心理陰影、健康成長的角度考慮,指定何某一的舅舅葉某一擔任其監護人。
 
七、周某被撤銷監護人資格案
 
【基本案情】
 
申請人秦某某、周某某系夫妻關系,1978年6月領養了周某。1999年至2000年,秦某某、周某某因周某吸食毒品屢教不改并偷拿家中財物導致矛盾激化,雙方于2000年11月21日經上海市長寧區人民法院主持調解,解除了秦某某、周某某與周某之間養父母與養女關系。2005年3月23日,周某在外非婚生育一女,取名周某一。2005年6月,周某找到秦某某、周某某希望能暫時代為照顧周某一。但當老兩口接手孩子后,周某只是每年偶爾來看看孩子,也未支付過撫養費。自2013年2月起,周某未再看望過周某一,也未履行撫養義務,經秦某某、周某某多次電話聯系,仍無法聯系到周某。周某一現就讀于上海市某小學四年級,成績優良,但因被申請人周某未履行監護職責,未能辦理戶籍。
 
本案在審理期間法院委托上海市陽光社區青少年事務中心長寧工作站進行社會觀護。社會觀護員反映:周某一自幼由兩申請人照顧,被申請人偶爾回家一次。現一年多沒有回家或者聯系周某一。平時申請人周某某負責接送周某一,課余經常帶周某一去各種游樂場所和公園,申請人秦某某負責周某一的飲食起居和學習。周某一明確表示希望和兩申請人生活在一起,不喜歡母親周某。因為周某下落不明以及消極處理周某一的戶籍問題,導致周某一目前處于沒有戶籍、沒有醫保、沒有身份證的狀況,亦增加了兩申請人的經濟負擔。社會觀護員建議從保障未成年人權益出發,由兩申請人擔任周某一監護人為宜。
 
【裁判結果】
 
上海市長寧區人民法院經審理后認為,兩申請人雖為年邁老人,且與未成年人周某一無法律關系、無撫養義務,但出于對未成年人的關愛之情,長期撫養周某一,并經所在居民委員會同意,向人民法院提出撤銷周某的監護人資格。而在周某一的生父尚不明確情況下,生母周某作為唯一法定監護人不親身切實履行撫養周某一的義務,不承擔撫養費用,未能有效履行撫養未成年人的義務,不宜再擔任周某一的監護人。鑒于兩申請人長期撫養周某一,具有撫養能力,雙方形成親密撫養關系,且相關證據亦表明未成年人周某一在兩申請人的照顧下成長狀況良好,學習成績優良,可以認為兩申請人具備監護周某一的資格和條件。判決:一、撤銷被申請人周某的監護人資格。二、變更申請人秦某某、周某某為周某一的監護人。
 
【典型意義】
 
這個案件是上海首例監護人不盡撫養義務被撤銷監護權的案件。這個案件給我們的啟示是,并不是只有虐待未成年子女才會受到法律制裁,監護人長期不盡撫養義務,也會被剝奪監護權,由國家或者他人代為行使監護權。孩子不是父母的私有財產,他們是國家的未來,一旦發現未成年人權益受到侵害,公民有報告的義務,這樣才會逐步減少未成年人權益受侵害的現象。
 
八、何某某被撤銷監護人資格案
 
【基本案情】
 
被申請人何某某(女)與案外人楊某某原系夫妻,雙方協議離婚時約定婚生女兒楊某隨被申請人何某某共同生活。2013年上半年至2014年7月13日期間,被申請人何某某的情人張某某在明知楊某是未滿十四周歲幼女的情況下,先后多次讓何某某將楊某帶到遂昌縣某賓館房間內,由何某某做楊某的思想工作后,與楊某發生性關系。2015年7月3日,浙江省遂昌縣人民法院以強奸罪分別判處張某某有期徒刑十年零六個月,何某某有期徒刑十年。案發后,楊某隨其父親楊某某共同生活。
 
【裁判結果】
 
浙江省遂昌縣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監護人應當履行監護職責,保護被監護人的人身、財產及其他合法權益。本案中,被申請人何某某罔顧倫理道德、漠視法律,幫助他人性侵被監護人,嚴重損害了被監護人的身心健康。為維護被監護人合法權益,依照法律有關規定,判決撤銷被申請人何某某作為楊某的監護人資格。該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
 
【典型意義】
 
無論是從倫理道德還是從法律角度而言,為人父母者都應盡心盡力地對未成年子女進行管理和教育,妥善照顧未成年子女的生活,保護其身心健康和人身安全。本案被申請人何某某作為楊某的親生母親,卻幫助他人性侵楊某,有悖倫理道德,觸犯刑法規定,嚴重損害了被監護人楊某的身心健康。在遂昌縣人民檢察院告知楊某的父親楊某某可申請撤銷何某某監護人資格后,楊某某并未提起訴訟,遂昌縣民政局在檢察機關的建議下,向法院起訴撤銷何某某的監護人資格,充分體現了司法機關、行政機關為制止監護侵害行為、維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所作的共同努力。
 
九、王某被撤銷監護人資格案
 
【基本案情】
 
申請人余某某、陳某某系被監護人余某一的祖父、祖母,案外人余某與被申請人王某系余某一的父母。2002年5月,余某因車禍亡故,余某某、陳某某、王某及余某一獲賠死亡補償費等費用,其中賠償給王某、余某一的費用合計193897.19元。自2003年開始,被申請人王某未與余某一共同生活,余某一的生活起居由兩申請人照顧,教育、醫療等費用均由兩申請人支付。2008年1月25日,被申請人王某再婚,2015年3月11日離婚。庭審中,被申請人王某自認領取了余某生前單位發放給余某一的生活費等款項。?下轉第七版 
 
 
【裁判結果】
 
浙江省義烏市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父母作為未成年人的監護人,應當履行監護職責,保護被監護人的人身、財產及其他合法權益,監護人不履行監護職責或侵害被監護人的合法權益的,應當承擔責任。本案被申請人王某自認,從2003年開始余某一與兩申請人共同生活,余某一的教育、醫療等費用均由兩申請人支付,且其領取了屬于余某一的生活費等款項挪作他用,可以認定被申請人王某作為余某一的監護人未盡監護職責,侵害了被監護人余某一的合法權益。申請人余某某、陳某某長期撫育照料余某一,具有監護能力,從有利于余某一學習、生活的角度出發,依照法律有關規定,判決撤銷被申請人王某對余某一的監護資格,指定申請人余某某、陳某某為余某一的監護人。該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
 
【典型意義】
 
本案是一起監護人怠于履行監護職責,侵害被監護人合法權益的典型案件。被申請人王某長期未與被監護人余某一共同生活,未對其盡到撫養、教育職責,且將屬于余某一的生活費等款項挪作他用,侵犯了被監護人的財產權利。法院在審理過程中,走訪了被監護人余某一所在的社區、學校及其父親生前單位,了解被監護人的生活狀況,還征詢了被監護人余某一的意見,其表示已經多年未見過被申請人,愿意跟其爺爺、奶奶共同生活。法院根據本案事實,從有利于余某一的生活、學習角度考慮,判決撤銷王某作為余某一的監護人資格。
 
十、盧某某被撤銷監護人資格案
 
【基本案情】
 
盧某某系盧某一的父親,盧某某明知盧某一未滿14周歲且精神發育遲滯,仍與其發生性關系并導致盧某一懷孕。2015年12月14日,四川省瀘州市納溪區人民法院以強奸罪判處盧某某有期徒刑五年六個月。現盧某某在監獄服刑。該刑事案進入審理階段后,法院認為應當依法撤銷盧某某的監護權,遂向瀘州市納溪區民政局發出司法建議,建議瀘州市納溪區民政局申請撤銷盧某某的監護權資格。瀘州市納溪區民政局接受法院司法建議,向法院申請撤銷被申請人盧某某監護權。由于盧某一的母親饒某某患有重度精神發育遲滯,盧某一的祖父母、外祖父母均已去世。現在唯有能力照顧盧某一的姑姑已經60多歲。
 
【裁判結果】
 
四川省瀘州市納溪區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被申請人盧某某作為盧某一的監護人,對被監護人盧某一實施性侵,嚴重損害了盧某一的身心健康,已經不適合再擔任盧某一的監護人,故對申請人瀘州市納溪區民政局的申請,依法予以支持。由于盧某一的母親患重度精神發育遲滯,無獨立生活能力,不能盡到監護責任,其祖父母、外祖父母均已去世,其姐姐系未成年人,無監護能力。另外,綜合盧某一的其他親屬的經濟條件及身體狀況等因素,亦不適合擔任盧某一的監護人,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民政部《關于依法處理監護人侵害未成年人權益行為若干問題的意見》相關規定,依法判決撤銷被申請人盧某某對盧某一的監護人資格,指定瀘州市納溪區民政局擔任盧某一的監護人。宣判后,本案沒有上訴,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
 
【典型意義】
 
近年來,監護人侵害未成年人權益的事件時有發生,對未成年人身心健康造成嚴重傷害,引起社會各界廣泛關注。為維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民政部出臺《意見》,對處理監護人的侵害行為作出明確規定,進一步加強了未成年人司法保護和行政保護。其中,明確規定有性侵害未成年人等七種情形的,法院可以判決撤銷監護人資格,并賦予民政部門等申請撤銷監護人資格及依法院指定擔任監護人的權利。本案是由民政部門申請撤銷未成年人親生父母監護權的典型案例,法院依法撤銷親生父親監護人資格,指定民政部門擔任監護人,并積極協調對其進行安置、救助,最大限度保障了未成年人的合法權益,贏得了較高的社會評價,并為處理該類型的案件提供了可供參考的司法樣本。
 
十一、卿某某被撤銷監護人資格案
 
【基本案情】
 
被申請人卿某某與桂某某于1997年同居生活,1999年8月11日女兒卿某出生。2005年桂某某因病去世后,卿某某與鐘某某再婚,又于2012年離婚。此后卿某某便獨自帶著卿某租房居住。在此期間,卿某某多次強奸卿某。人民法院于2014年12月5日,判處卿某某有期徒刑十三年零六個月,現卿某某在監獄服刑。自卿某某被公安機關羈押之后,卿某一直獨自居住在廉租房內,由民政局進行救助。
 
【裁判結果】
 
湖北省利川市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被申請人卿某某對女兒卿某實施了性侵害,嚴重侵害被監護人的權益,依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民政部《關于依法處理監護人侵害未成年人權益行為若干問題的意見》第35條第(一)項的規定,對被申請人卿某某的監護權應依法予以撤銷。
 
同時法院認為,申請人利川市民政局作為履行社會保障職責的國家機關,在收到利川市人民檢察院的書面建議后,及時將卿某視為孤兒進行救助,并向法院提出申請,要求撤銷被申請人卿某某對卿某的監護權,自愿承擔對卿某的監護職責。這不僅能夠為卿某今后的生活提供經濟保障,還能夠協調相關部門解決卿某的教育、醫療、心理疏導等一系列問題。從對未成年人“特殊”“優先”保護原則和未成年人最大利益原則出發,由申請人利川市民政局取得卿某的監護權,更有利于保護卿某的生存、受教育、醫療保障等權利,更有利于卿某的身心健康。依照民法、未成年人保護法等有關規定,判決:一、撤銷被申請人卿某某對卿某的監護權。二、指定利川市民政局作為卿某的監護人。該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
 
【典型意義】
 
本案是一起監護人對親生女兒實施性侵害后被申請撤銷監護權的案件,其典型意義在于法院把涉案未成年人的幫扶救助作為審理案件的延伸,保護了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長,取得了較好的社會效果。這類案件中,被監護人因受侵害,其生理、心理及親情關系均遭到破壞,往往對未來生活充滿絕望,其重建信心及恢復社會關系難度大。本案被害人遭侵害后,曾兩度輕生。宣判后,法院始終把樹立被害人對新生活的信心,挽救其前途命運作為工作重點,辦案法官主動介入到對被害人的幫扶、救助工作中。自2014年起,法院每年額外申請5000元司法救助款,不僅解決被害人經濟上的困難,更從心理上不斷疏導、生活上關心關懷、學習上教育鼓勵,逐漸使被害人走出心理陰影,重新回歸學校。現今卿某學習刻苦,成績優異,并被當選為校學生會的干部。
 
十二、吳某某被撤銷監護人資格案
 
【基本案情】
 
吳某某(女)系廣西籍來瓊流浪人員,流浪于海南省瓊海市,在海南省沒有固定住所,沒有生活經濟來源。2015年4月25日,吳某某獨身一人在瓊海市婦幼保健院生育一名女嬰吳某。4月26日早上,吳某某帶著孩子私自出院,流浪在海南省瓊海市嘉積鎮街道。瓊海市公安局嘉積派出所、嘉積鎮綜合辦及瓊海救助站相關人員找到吳某某,并將吳某某和孩子送往瓊海市人民醫院,吳某被收入瓊海市醫院新生兒科,但吳某某拒絕住院,當天便自行離開醫院,不知所蹤。2015年5月5日,吳某出院,交由瓊海市救助站送往嘉積鎮院代為撫養至今,撫育費用由瓊海市救助站支付。瓊海市救助站代為撫養期間,向吳某某的父親及母親發出撫養信函,吳某某父母親于2015年7月8日聲明:因年事已高,且家庭經濟困難,無能力撫養,故自愿放棄對外孫女(吳某)的撫養權。2015年7月22日,瓊海市救助站報請瓊海市嘉積鎮派出所依法傳喚吳某某到派出所商討女嬰撫養事宜,吳某某當場發表自愿放棄孩子撫養權和監護權的聲明。2015年8月25日,瓊海市救助站于2015年11月2日起訴至法院。
 
【裁判結果】
 
海南省瓊海市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吳某某系流浪人員,沒有生活來源,經濟困難,雖為孩子的母親,但未盡照顧孩子的責任,甚至將孩子丟棄于醫院,私自離開。孩子出院以后,均由瓊海市救助站撫養。吳某某的父母親也表示因經濟困難,無法撫養孩子而放棄撫養權。孩子的父親也不知何人。為有利于孩子的健康和成長,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十六條之規定,撤銷被申請人吳某某對吳某的監護人資格,指定申請人瓊海市流浪乞討人員救助管理站為吳某的監護人。
 
【典型意義】
 
從本案情況來看,吳某某作為吳某的母親,是吳某第一監護人,但吳某某長期在外流浪,沒有固定住所,沒有生活來源,事實上無法承擔起監護孩子職責。吳某某在孩子出生后,沒有承擔起撫養孩子義務,孩子一直交由瓊海市救助站撫養,在瓊海市嘉積鎮派出所調解和法院審理期間,明確聲明自愿放棄孩子撫養權和監護權。基于保護女嬰生命和健康成長需要,瓊海市救助站依法提起了撤銷監護權訴訟,瓊海市人民法院根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民政部《關于依法處理監護人侵害未成年人權益行為若干問題的意見》第35條的規定,撤銷吳某某的監護人資格,指定申請人瓊海市流浪乞討人員救助管理站為吳某的監護人。判決彰顯了國家保護未成年人理念,也為民政部門、人民法院依法履行未成年人國家監護職責提供了范本。
 
東莞莞盈律師團隊是專業辦理各類民事、刑事案件為主的精英律師團隊
東莞律師咨詢熱線:13431122411(吳家寶律師) 在線咨詢QQ:46169785

關鍵字:東莞律師,東莞律師網,東莞知名律師

摆脱8试玩